報章 / 媒體報導

葡萄膜炎可致盲 出現視野模糊眼痛就要小心!

視力衰退、視野模糊未必只是近視加深,若同時有怕光或眼痛等症狀,小心或是患上葡萄膜炎,有機會引致青光眼 、白內障,甚至失明。

 

眼科醫生指出,傳統以類固醇及免疫抑制劑治療非感染性葡萄膜炎,易引起副作用,近年常 用的生物製劑能針對致病因子,長效控制病情及改善患者視覺功能,提醒市民若發現眼紅、眼痛等警號要盡快求醫 ,延誤治療可致視力永久受損。

 

記者 何家朗

 

葡萄膜炎是常見的眼內發炎疾病,依照發炎位置不同,可再分為虹膜炎、睫狀體炎、脈絡膜炎及最嚴重的全眼葡萄 膜炎。葡萄膜炎患者會出現怕光、眼痛、視力衰退、視野模糊等症狀,眼珠旁又會出現明顯的紅筋,若不及時治理 ,有可能引致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脫落等併發症,甚至有失明風險。

 

曾有研究指出,約70%至90%葡萄膜炎患者 為20至60歲人士。 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指出,約有30%葡萄膜炎由感染引起,能以抗生素等藥物治療,餘下70%則是免疫系統失調導致 的非感染性葡萄膜炎,不僅難以預防,亦較難有效控制病情。

 

現時醫學界普遍以類固醇藥物及免疫抑制劑治療自身免疫系統疾病,包括非感染性葡萄膜炎,但由於藥物會抑制病人免疫系統,容易導致副作用。以類固醇藥物為例 ,雖然能有效減輕葡萄膜炎患者的炎症,但長期使用反而會增加病人患白內障及青光眼風險。

 

近年醫學界常用生物製劑對抗免疫系統疾病,透過抵抗體內的致病因子或阻截其訊號傳送,令免疫系統停止攻擊身體。賴稱,有別於傳統方法,生物製劑只針對致病因子,對其他器官的影響較小。

 

專治非感染性葡萄膜炎的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有研究顯示能更長效地控制病情,改善患者的視覺功能,亦可以與傳統類固醇藥物同時使用 ,因應患者病情調整用藥比例。他指,阿達木單抗現時屬於自費藥物,費用較高昂,但非感染性葡萄膜炎患者可以向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申請資助。

 

賴稱,由於大多數葡萄膜炎由免疫系統失調引起,類風濕關節炎等免疫系統疾病患者有較高的患病風險,建議患者要保持作息定時、戒煙及注意控制生活壓力。早期葡萄膜炎較易控制病情,患者有機會恢復70%至80%視力,他提醒若發現眼紅、眼痛等警號,就應及早求醫;一旦拖延病情,併發症可能導致眼睛神經及感光細胞死亡,或會造成永 久視力受損。

 

非感染性葡萄膜炎症狀

成因免疫系統失調導致不正常地攻擊身體

● 症狀怕光、眼紅、眼痛、視力衰退及飛蚊等

● 併發症 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脫落,嚴重可致失明

●治療方法使用類固醇藥物(眼藥水及口服藥)、免疫抑制劑及生物製劑

●預防方法 日常作息定時、控制生活壓力、戒煙等,若發現症狀立即求醫

 

資料來源:賴旭佑醫 生 每晚送5萬!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動腦Q》Let's Q the money!http://bit.ly/2QW8LcI

Apple Instant News | 2019-01-30 Web site | 即時要聞 |

葡萄膜炎可致失明 怕光眼痛應求醫 生物製劑療效高

【本報訊】視力衰退、視野模糊未必只是近視加深,若同時有怕光或眼痛等症狀,小心或是患上葡萄膜炎,可引致青光眼、白內障,甚至失明。

 

眼科醫生指出,傳統以類固醇及免疫抑制劑治療非感染性葡萄膜炎,易引起副作用。 近年常用的生物製劑能針對致病因子,長效控制病情及改善患者視覺功能,提醒市民若發現眼紅、眼痛等警號要盡 快求醫,延誤治療可致視力永久受損。

 

記者:何家朗

 

葡萄膜炎是常見的眼內發炎疾病,依照發炎位置不同,可再分為虹膜炎、睫狀體炎、脈絡膜炎及最嚴重的全眼葡萄膜炎。葡萄膜炎患者會出現怕光、眼痛、視力衰退、視野模糊等症狀,眼珠旁又會出現明顯的紅筋,若不及時治理 ,有可能引致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脫落等併發症,約七至九成葡萄膜炎患者為20至60歲人士。

 

藥費昂貴 可申請資助 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指出,約有三成葡萄膜炎由感染引起,能以抗生素等藥物治療,餘下七成則是免疫系統失調導致的非感染性葡萄膜炎。不僅難以預防,亦較難有效控制病情。現時醫學界普遍以類固醇藥物及免疫抑制劑治療自 身免疫系統疾病,包括非感染性葡萄膜炎,但由於藥物會抑制病人免疫系統,容易導致副作用。

 

近年醫學界常用生物製劑對抗免疫系統疾病,透過抵抗體內的致病因子或阻截其訊號傳送,令免疫系統停止攻擊身體。賴稱,生物製劑只針對致病因子,對其他器官的影響較小。專治非感染性葡萄膜炎的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有研究顯示能更長效控制病情,改善患者的視覺功能,亦可以與傳統類固醇藥物同時使用,因應患者病情調整用藥比例。

 

他指,阿達木單抗現時屬於自費藥物,費用較高昂,但非感染性葡萄膜炎患者可以向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 醫療援助項目申請資助。 賴稱,早期葡萄膜炎較易控制病情,患者有機會恢復七至八成視力,他提醒若發現眼紅、眼痛等警號,就應及早求 醫。一旦拖延病情,併發症可能導致眼睛神經及感光細胞死亡,或會造成永久視力受損。

Apple Daily | 2019-01-30 Newspaper | A16 | 健康與醫療 |

葡萄膜炎襲眼球 生物製劑控病情

眼紅、眼痛、視力突衰退,可能是葡萄膜炎來襲警號,若未能及時治理,或會引致青光眼與白內障,甚至失明。葡萄膜炎最可怕是大部分患者都正值二十至六十歲工作搏殺階段,病症嚴重影響他們日常生活與工作。

 

近年醫學界開 始使用生物製劑治療此病,發現比以往使用類固醇更有效控制病情,同時能減少長期使用類固醇帶來的風險。 大部分葡萄膜炎患者正值工作搏殺階段,病症嚴重影響他們生活。 葡萄膜炎分多個類別,當中以眼球前段發炎的虹膜炎最常見,它有機會引致各種併發症,包括急性青光眼、白內障 、黃斑水腫、視神經病變及視網膜脫落等,若延誤治療會導致弱視,甚至失明。 怕光眼紅或免疫失調引起 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指,葡萄膜炎徵狀包括怕光、眼紅、眼痛及視力衰退等,而該病可分感染性和非感染性,較常見的是非感染性葡萄膜炎,它是因自身免疫系統失調引起,因此病人若本身患有其他免疫系統疾病,如類風濕關節 炎或紅斑狼瘡等,會有較大機會患上葡萄膜炎。

 

賴解釋,治療非感染性葡萄膜炎,過往一般會使用類固醇,雖然能短時間之內減輕炎症,惟長期大劑量使用類固醇 ,會為病人帶來各種副作用,如引發青光眼及白內障等,即使使用免疫抑制劑治療,同樣有副作用。 減副作用視力可恢復八成至於醫學界近年開始使用的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可直接針對抑制致病因子,避免造成副作用,同時可更持久控制病情。賴指,病人病情若受控,視力有望回復至原來的七至八成。

 

七年前患上虹膜炎的陳家敏憶述,首次發病時視力忽然變得模糊,「八十後」的她原以為只是近視,但驗眼時發現用任何鏡片都無法改善視力,在視光師建議下向眼科醫生求醫,終確診患病。她指,初時感到難以接受,尤其在接受治療後原以為已康復,但不久又再復發,甚至引發新的視力問題,休息不足或面對工作壓力時,病情會反覆,令她倍感氣餒。

 

賴旭佑稱,醫學界近年使用的新生物製劑,可直接針對抑制致病因子,避免副作用。(陳沅彤攝) 她表示,每次發病會明顯感覺視力變差,從事文職的她要放大電腦字體或使用其他輔助工具才可工作。多年來嘗試 過各種治療方法,包括類固醇眼藥水或口服藥物,至近年改用「阿達木單抗」後未再有出現副作用。去年她更與一 班虹膜炎患者成立「與虹同行」組織,冀幫助更多患者認識此病,並交流抗病經驗。

 

記者陳沅彤

Oriental Daily News | 2019-01-30 Newspaper | A10 | 港聞 |

Dr.東:葡萄膜炎襲眼球 生物製劑治療免失明

【on.cc東網專訊】眼紅、眼痛、視力突衰退,可能是葡萄膜炎來襲警號,若未能及時治理,或會引致青光眼與白內 障,甚至失明。葡萄膜炎最可怕是大部分患者都正值二十至六十歲工作搏殺階段,病症嚴重影響他們日常生活與工 作。近年醫學界開始使用生物製劑治療此病,發現比以往使用類固醇更有效控制病情,同時能減少長期使用類固醇 帶來的風險。

葡萄膜炎分多個類別,當中以眼球前段發炎的虹膜炎最常見,它有機會引致各種迸發症 ,包括急性青光眼、白內障、黃斑水腫、視神經病變及視網膜脫落等,若延誤治療會導致弱視,甚至失明。

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指,葡萄膜炎徵狀包括怕光、眼紅、眼痛及視力衰退等,而該病可分感染性和非感 染性,較常見的是非感染性葡萄膜炎,它是因自身免疫系統失調引起,因此病人若本身患有其他免疫系統疾病,如 類風濕關節炎或紅斑狼瘡等,會有較大機會患上葡萄膜炎。

賴解釋,治療非感染性葡萄膜炎,過往一般 會使用類固醇,雖然能短時間內減輕炎症,惟長期大劑量使用會為病人帶來各種副作用,如引發青光眼及白內障等 ,即使使用免疫抑制劑治療,同樣有副作用。至於醫學界近年開始使用的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可直接針對抑制 致病因子,避免造成副作用,同時可更持久控制病情。賴指,病人病情若受控,視力有望回復至原來的七至八成。

七年前患上虹膜炎的陳家敏憶述,首次發病時視力忽然變得模糊,「八十後」的她原以為只是近視,但 驗眼時發現用任何鏡片都無法改善視力,在視光師建議下向眼科醫生求醫,終確診患病。她指,初時感到難以接受 ,尤其在接受治療後原以為已康復,但不久又再復發,甚至引發新的視力問題,休息不足或面對工作壓力時,病情 會反覆,令她倍感氣餒。

她表示,每次發病會明顯感覺視力變差,從事文職的她要放大電腦字體或使用 其他輔助工具才可工作。多年來嘗試過各種治療方法,包括類固醇眼藥水或口服藥物,至近年改用「阿達木單抗」 後未再有出現副作用。去年她更與一班虹膜炎患者成立「與虹同行」組織,冀幫助更多患者認識此病,並交流抗病 經驗。

※有你最關心的醫健資訊,請瀏覽 Dr.東 fb:
https://goo.gl/lYComC

on.cc | 2019-01-30 Web site |

視野模糊不在意 延診恐怕大件事 葡萄膜炎可致永久失明

怕光、視力減退、眼痛、眼紅、飛蚊、視野模糊,出現這些症狀的話,很有可能是葡萄膜炎,葡萄膜炎常見於年輕 至中年人身上。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醫生表示,葡萄膜炎的其中一個成因是免疫系統失調,可以出現在任何人身上 ,但市民對此症所知不多,往往導致延醫,即使最後能保住視力,亦可能令視力大幅減退。

 

本報港聞部報道 葡萄膜炎主要分兩類,一種是感染性。因外來細菌、經外科或手術傷口直接進入眼睛,誘發炎症;另一種是非感 染性,與免疫系統有關。免疫系統失調是沒法避免的,結節病、貝塞特氏症、原田氏症這是免疫系統疾病,都是常見引致葡萄膜炎的原因。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醫生指出:「不論是哪種葡萄膜炎,如不及時醫治,最嚴重也有機會 引發各種併發症,例如白內障、青光眼、黃斑水腫、以及視網膜脫落等,可導致永久失明。」

 

生物製劑可減長期依賴類固醇治療葡萄膜炎,傳統上會使用類固醇類藥物,主要作用是抑制和減輕眼睛腫脹、發紅、痕癢等發炎症狀。賴旭佑 醫生說:「長期使用類固醇類藥物,會出現各類副作用,包括鈣質流失、皮膚變薄、高血壓。甚至會反過來,導致其他眼部疾病—白內障和青光眼。」

 

生物製劑是現今醫藥發展的新趨勢,生物製劑以人類、動物或微生物為來源研發出來的藥物,特別針對體內引致發炎的物質,有助提升治療效果。賴旭佑醫生指出,葡萄膜炎的可怕之處,是視力會逐漸減退至永久失 。一項外國研究顯示,持續使用生物製劑的葡萄膜炎患者,能持續地改善視覺功能。相反,使用安慰劑的組群,視力持續下跌 。

 

病友望互相扶持 與「虹」同行 與「虹」同行互助組織於2018年成立,創辦人陳家敏是葡萄膜炎患者,由於確診時年紀尚輕,得悉此症難「斷尾 」後,內心極為恐懼,她說:「其實患病最大的影響,是每一天生活在模糊的世界中,每一次炎症復發時,都十分 擔心視力會一點一點流逝,最終失明。」正因為自身經歷,陳家敏希望助人助己,成立互助組織。她說,即使是家人或另一半,有時也未能完全體諒患者的感受,她期望患者網絡能成為彼此的心靈後盾。

Sing Pao | 2019-01-30 Newspaper | A09 | 醫健 |

葡萄膜炎可致失明 新型生物製劑助改善視力

怕光、視力減退、眼痛、眼紅、飛蚊、視野模糊,出現這些症狀的話,很有可能是葡萄膜炎,葡萄膜炎常見於年輕至中年人身上。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表示,葡萄膜炎的其中一個成因是免疫系統失調,可以出現在任何人身上,但市民對此症所知不多,往往導致延醫,即使最後能保住視力,亦可能令視力大幅減退。

 

新型生物製劑治療成效理想 ,助患者減少依賴類固醇外,更可較長效控制病情及改善視力。 葡萄膜炎主要分兩類,一種是感染性。因外來細菌、經外科或手術傷口直接進入眼睛,誘發炎症;另一種是非感 染性,與免疫系統有關。免疫系統失調是沒法避免的,結節病、貝塞特氏症、原田氏症這是免疫系統疾病,都是常 見引致葡萄膜炎的原因。

 

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醫生指:「不論是哪種葡萄膜炎,如不及時醫治,最嚴重也有機會引 發各種併發症,例如白內障、青光眼、黃斑水腫、視網膜脫落等,可導致永久失明。」 可減依賴類固醇 治療葡萄膜炎,傳統上會使用類固醇類藥物,主要作用是抑制和減輕眼睛腫脹、發紅、痕癢等發炎症狀。

 

賴旭佑 醫生說:「長期使用類固醇類藥物,會出現各類副作用,包括鈣質流失、皮膚變薄、高血壓。甚至會反過來,導致 其他眼部疾病——白內障和青光眼。」 生物製劑是現今醫藥發展的新趨勢,生物製劑以人類、動物或微生物為來源研發出來的藥物,特別針對體內引致 發炎的物質,有助提升治療效果。

 

賴旭佑醫生指,葡萄膜炎的可怕之處,是視力會逐漸減退至永久失明。一項外國研究顯示,持續使用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的葡萄膜炎患者,能持續地改善視覺功能。相反,使用安慰劑的組群,視 力持續下跌。

 

互相扶持與「虹」同行 與「虹」同行互助組織於2018年成立,創辦人陳家敏小姐是葡萄膜炎患者,由於確診時年紀尚輕,得悉此症難「 斷尾」後,內心極為恐懼,她說:「其實患病最大的影響,是每一天生活在模糊的世界中,每一次炎症復發時,都 十分擔心視力會一點一點流逝,最終失明。」正因為自身經歷,陳家敏小姐希望助人助己,成立互助組織。她說 ,即使是家人或另一半,有時也未能完全體諒患者的感受,她期望患者網絡能成為彼此的心靈後盾。

Metro Daily | 2019-01-30 Newspaper | P15 | 健康 | 醫 for Excellent

葡萄膜炎 及早控制保視力

有些眼疾雖然並不算普遍,但亦值得大家關注,例如葡萄膜炎,有可能引致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脫落等嚴重併發症,甚至失明。可是,葡萄膜炎成因眾多,如果是由自身免疫系統失調而引起的,就沒有方法可預防,亦很難「 斷尾」。

 

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解釋,「如果由細菌或病毒感染引起的葡萄膜炎,可以找出致病原因對症下藥;但若由結節病 、貝塞特氏症、原田氏症等免疫系統病引起的非感染性葡萄膜炎,就要終身控制發炎情況,以免影響視力。一般徵 狀為視力衰退、眼痛、眼紅、飛蚊、怕光等。」

 

視力慢慢流 「與虹同行」為非感染性葡萄膜炎病人的互助組織,主席陳家敏亦是病友之一,她2012年發現視力模糊時,並未意 識到是患上此病,因沒有眼紅、眼痛等症狀。及後確診葡萄膜炎,她覺得難以接受,亦很徬徨無助,而由於每次復 發或病情不受控,視力都會一點一點流失,即使雄心壯志對抗疾病,亦會有灰心的時候。同時此病在外觀上未必看得出,因此家人也未必明白自己的心情,她亦表示病友們在工作和學業上遇到的難處,也要自行克服,例如文職人士需要用放大鏡去看字等。

 

生物製劑副作用少

 

賴旭佑指出,「治療非感染性葡萄膜炎,一般先處方類固醇減輕炎症及抑制免疫系統,但會有提高患白內障和青光 眼的風險、流失鈣質等副作用;若用類固醇一段時間也不能控制病情,便要轉用或同時使用免疫抑制劑;而針對體 內的致病因子,亦可考慮使用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令免疫系統停止攻擊身體,相對副作用也較少。」

 

多休息減復發

 

於2016年的一項研究顯示,病情未受控制的葡萄膜炎患者使用類固醇15周並使用阿達木單抗去治療,比起只用類固醇15周,失效期中位數延長了11星期;而使用類固醇可令病情受控的患者,採用阿達木單抗治療,更有多過一半患者於約20個月的研究期內,治療並未失效,比使用安慰劑對照組的失效期中位數36星期長得多。

 

賴旭佑提醒患者 ,「病情控制得好,視力甚至可以回復至十成,愈遲治療,視力回復的機會愈少,因此有懷疑便應及早診治。適當的休息、減輕壓力、戒煙,都有助減低患者復發風險。」 陳家敏亦有使用阿達木單抗,現病情穩定,「希望與虹同行能幫助到新病友不再無助,亦有一班同路人可互相扶持 。

 

Web Articles: 30/01/2019 | 葡萄膜炎 及早控制保視力 https://www.am730.com.hk/news/健康/葡萄膜炎-及早控制保視力-160017」

新型生物製劑有助治葡萄膜炎

葡萄膜炎是眼科疾病之一,常見於年輕至中年人身上,徵狀包括怕光、視力減退、眼痛、眼紅、飛蚊等,當病情持 續惡化或引發其他嚴重併發症時,隨時奪去患者視力,頓失視力的患者十分徬徨無助。有眼科醫生指,過去一般使 用類固醇類藥物治療,會出現各種副作用,而近年則發展出生物製劑,有助提升治療效果,更可改善視力及長效控 制病情。

 

葡萄膜炎可分為兩類,一種是感染性,因外來細菌、經外科或手術傷口直接進入眼睛,誘發炎症;另一種是非感染 性,與免疫系統有關,由於免疫系統失調是沒法避免,結節病、貝塞特氏症、原田氏症等免疫系統疾病,都是常見 引致葡萄膜炎的原因。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表示,不論那一種葡萄膜炎,如不及時醫治,最嚴重也有機會引發各種 如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脫落等併發症,嚴重可導致失明。

 

能持續改善視覺功能

 

傳統而言,醫生會處方類固醇類藥物,主要作用抑制和減輕發炎症狀。但賴旭佑指,長期使用類固醇類藥物,會出 現各類副作用,包括鈣質流失、皮膚變薄、高血壓等。他續指,近年生物製劑成為治療葡萄膜炎的新方向,有別於 傳統藥物,生物製劑是以人類、動物或微生物為來源研發出來的藥物,特別針對體內引致發炎的物質,有助提升治 療葡萄膜炎的效果。

 

賴旭佑引述一項研究顯示,持續使用生物製劑阿達木單抗的葡萄膜炎患者,能持續地改善視覺功能。相反,使用安 慰劑的組群,視力持續下跌。因此,當新型生物製劑治療成效理想,有助患者減少依賴類固醇外,更可較長效控制 病情及改善視力。

本報記者

Sing Tao Daily | 2019-01-30 Newspaper | A13 | 港聞 |

自組「與虹同行」患者齊心抗病

【本報訊】80後陳家敏,2012年發現視力出現模糊,工作時閱讀文件有困難,起初以為只是近視加深沒有在意,直至約半年後她到眼鏡店舖配眼鏡,視光師發現無法以鏡片糾正視力,她被轉介至眼科醫生求診,檢查後確診患上虹膜炎。

 

病情反覆 感不被諒解 家敏憶述,確診時對虹膜炎認識不多,故難接受自己患病,之後嘗試不同治療方法,包括口服藥及用眼藥水等,但病情依然反覆,最短曾半年便復發,「專業嘅人同你講佢哋幫唔到你,當時都真係好驚」。

 

她指,虹膜炎本身沒有 明顯病徵,旁人難以明白患者的生活困難,甚至有人說:「食咁多藥,食極都唔好,係咪冇聽話?」當時亦未有虹膜炎的病人組織,獨力抗病令她倍感徬徨無助。 直至2015年,家敏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其他虹膜炎患者,之後更激發她成立病人組織的決心。

 

自此她積極在不同場合結交患者,由初期只有寥寥數人的互助小組,逐漸變成十多人的團體,更在去年註冊為非牟利組織「與虹同行」 。她表示現時約有30多名成員,未來會舉辦聚會和講座,建立患者間的聯繫及教育大眾認識虹膜炎,期望「與虹同 行」能幫助患者,消除他們的無助感。

 

■記者何家朗

Apple Daily | 2019-01-30 Newspaper | A16 | 健康與醫療 |